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蜀国网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

优胜教育大规模停摆大额资金去向不明

2021-01-22 13:06 | 未知 |
我要分享

10月19日,上千名家长和老师聚集在位于北京的优胜教育总部,要求退学费、偿还欠薪,将事件推向高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优胜教育的问题自去年已经开始。去年4月,优胜教育上海八佰伴校区开始出现退费问题,拉开了上海几百名家长至今长达一年多的维权之路。在天津、四川等地,也有不少要求优胜教育还款的声音。

与此同时,优胜教育事件的持续发酵也使公司此前的一项资本运作再度受到关注。今年5月,上市公司*ST金洲披露将以5亿元收购优胜教育,这被业内人士解读为优胜教育将要借壳登陆资本市场,以缓解其资金之困。而在热点事件发酵之下,这条融资之路或也将发生变数。

10月19日,上千名家长和老师聚集在位于北京的优胜教育总部。家长要求退费,老师和优胜教育员工要求发放拖欠的薪资。据现场家长预估,涉及金额高达上亿元。

而在上海地区,去年4月,优胜教育上海八佰伴校区开始出现退费问题,此后上海地区其他校区退费难、欠薪等问题接连出现。根据公开媒体报道,2019年末,优胜教育在上海地区还有超过20家校区。但是10月21日大众点评上海地区信息显示,优胜教育在上海地区只有四家校区,其中两家为暂停营业状态。

“目前上海地区合计维权家长377人,共需退款金额达到880万元。”上海地区维权家长代表们表示。

王雪亮(化名)是天津地区某优胜教育直营校区教学部老师,目前他还有合计1.1万元薪水尚未收到。在王雪亮所在的校区,合计需要退款给家长的金额高达400万元。

北京地区张姓老师估计,优胜教育北京地区欠薪人数应该高达上千人。目前直营校区基本全部关闭,部分加盟校区因为有投资人尚在运营。

值得注意的是,在优胜教育全面爆发危机的前夕,还有家长向其成功缴纳了长期的学费。北京地区不少家长表示,疫情期间也有续费,就是在优胜教育出事的前几天还有部分家长刚刚缴费。

“我们9月20日去包头校区维权,还看到有人刚刚交了20万元,而在10月4日,这家校区就关门了。”上海浦东新区家长代表汪先生告诉记者。

在10月21日的沟通会上,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表示,之前两年发展过快,管理不规范导致公司一半的校区需要重新选址、装修,造成大量资金损耗。此外,由于开启绿色退费通道、自己部分决策失误、没有上市,且突然遭逢疫情,没有资金储备使公司落入目前处境。

在此前视频连线中,陈昊表示,由于疫情影响,北京优胜教育现在的营收只有过去的四分之一,其声称优胜教育在疫情期间背负了太多的特殊情况。“我们有很多加盟商,加盟商会甩锅,甩锅以后我们怕品牌崩了,怕员工没有饭吃,我们就会接盘,截至今天,我们直接接收的校区多达80家,我们没有这么多资金,但是又要解决这么多员工,所以才造成这个局面。”

在北京京商战略研究院院长赖阳看来,优胜教育如今的问题本质上是预付费模式惹的祸。“在预付费模式下,企业会出现大量的资金沉淀,在此背景下,企业往往会出现两种情况:第一种是携款跑路,但这类企业是少数;第二种是将资金花到其他地方,让其增值。但是在预收费用的同时,员工的薪水、租金都是按月逐步缴纳的(并不是一次性),同时,企业还在不断推广收入新的预付费用。在这样的循环里面,如果遇到特殊情况,收入骤然减少,而此前的预付费还在其他项目里面,那么就会导致资金链紧张甚至断裂。”

记者了解到,优胜教育向家长收取的预付费非常高。根据北京地区家长介绍,优胜教育高一1对1全优课程435元/课时,1对2全优课程单价为334元。加上折扣,这样的课时在300元左右。

“如果不是这种做法,那么优胜教育今天还不至于面临这样的情况(负债如此之高)。”王雪亮认为。

而在多位家长和老师看来,则对于“校区赚的钱去哪里了”非常困惑。上海某校区许老师告诉记者:“校区每个月都会有经营指标。我们校区最差的一个月也有三四十万元的收入,其他月份都是超过50万元的收入,最高的一个月达到了100万元,而老师工资和水电房租加起来也不可能超过40万元的。所以大家觉得投资人(加盟商)把钱用到了别的地方。”

对于上述情况,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如果确定营收没有问题。那么存在的可能性有两个:企业存在不为人知的负债要偿还,经营者将资金转移了。”

王雪亮告诉记者:“我所在的校区目前是直营校区,我在9月维权的时候得知,校区3~6月还是有一部分营收的,但是这些钱都被总部收走了。分校想发工资的话,需要营销人员提供新的收入。”

与此同时,陈昊的频频动作又引发关注。去年年底以来,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又新注册了多家公司,注册资本分别在100万元到3000万元不等。据部分老师透露,后期部分工资的发放也出自这些新公司。

对此,沈萌分析:“大股东在体外注册新公司,通常是为了将问题多压力大的主体核心资产转移准备金蝉脱壳。具体逻辑是:在体外注册公司,由这些公司将核心教师的薪资转移,将这些教师资产转至体外企业控制之下。”

除此之外,在汪先生看来,陈昊每一次发声都是将问题甩锅疫情,对此自己并不能够认同。“因为早在2019年4月的时候,上海优胜教育八佰伴校区已经有了退费问题,当时我们拨打总部电话,接听电话的人说‘上报,明天回复’,但是之后一直没有下文。后面干脆就打不通了。因此,问题早在疫情之前就出现了。”汪先生说。

优胜教育资金链断裂,也暴露出了自身的管理问题。在北京铁鹰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马铁鹰看来,“左手招老师,右手招学生,然后对接到教学点,只是相当于一个房东,并没有相应的教学体系、管理体系,也没有相应的教研体系和相关配套,更没有完善的教育服务商业模型,教学效果大部分依赖于老师的能力。以教育之名,行中介之事,注定是走不远的。”

记者了解到,2019年,王雪亮所在的天津某加盟校区被总部接管,成为了直营校区。在他看来,劳动合同的频繁变更非常奇怪。

“我是2018年3月入职的,在当年11月,公司变更了一次劳动合同,变更之后的甲方变成了北京宏志胜文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在去年年终的时候,公司又告诉我们要变更合同了。他们的做法是让我们先签一份离职声明。但是后来一直到校区关门,我都没有收到新的劳动合同。除此之外,自打校区变成了直营之后,每个月发放工资只晚不早。”王雪亮说。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王雪亮的说法,在2月份的时候,陈昊曾经在钉钉上发表文章,表示一个月没有上够38小时课的老师将自行支付五险一金。同时,王雪亮透露,对于当时离职的老师,公司会在离职证明上写着“甲方不欠乙方任何钱,如果员工反悔,就需要赔偿甲方5万元。”“当时陈昊的态度和现在露面的态度是不太一样的,我个人感觉,前一种更加真实。”

除此之外,在王雪亮看来,公司老师招聘培训以及教研体系也不合理。在老师招聘和培训方面,“老师招聘的门槛也比较低,有的同事是三本出来的。另外,有的人有教师资格证,有的人没有。而且入职的新老师完全没有培训,基本就是效仿带自己的师傅。”王雪亮说,优胜教育没有一套自己的教研系统,有的老师直接就是把官网上的课件下载下来,之后主管签字。但有的东西可能上课时候根本用不到,就是搞了套形式。

2020年5月,*ST金洲披露资产重组协议,拟以不超过5亿元的现金(含自筹)收购陈昊等交易对手方持有的北京优胜腾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胜腾飞”)100%股权,北京优胜辉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胜教育”)为其全资子公司。

随着优胜教育欠薪、欠款问题的发酵,10月21日,*ST金洲收到深交所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目前优胜腾飞及其子公司经营活动的开展情况及其核心员工的稳定性情况是否同《意向协议》签署时相一致,并质疑该交易是否属于“忽悠式重组”。

当时的重组协议显示,2017年至2019年,优胜教育营收分别为3.09亿元、3.53亿元、3.57亿元,营业利润分别为4735.41万元、7025.54万元、5739.07万元。

而根据当时该交易的业绩承诺,优胜教育在2020年至2024年合计要实现净利润5亿元,这与其过去三年的盈利能力差距较大。

沈萌认为:“优胜教育给出的业绩承诺是一个很高的门槛,之所以给出这样的业绩承诺,是为了提升标的的估值,那么企业就可以卖出更高的价格。”

如今,优胜教育欠款情况大规模被曝光,并购重组也遭到深交所问询,对于其未来走向,沈萌表示:“被问询说明监管机构对重组是持有怀疑态度,所以之后除非出现强有力的理由支持,否则重组可能会流产。”

(责任编辑:dd)
网友评论